2009年10月18日

2018-01-15 12:47

袁开移说,由于拆除、拆迁时间跨度大,舒福苑项目建设的手续迟迟没有核发,工程建设一度搁浅。后来陆腊锁决定先动工建设解决拆迁还房问题,在未办理报建手续的情况下,私自坚持将舒福苑项目7号楼、4号楼、5号楼建成,共计房屋118套。袁开移说:在工程动工至峻工期间,陆腊锁完全摆脱建经公司的监控管理,不但工程款不进公司专户,而且私自以华银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名义非法对外销售房屋数十套。

49岁的孙实友是怀宁县高河镇人,2009年10月18日,他与安庆市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签订了《定购房屋协议》。约定购买安庆开发区绿叶小区舒福苑5号楼401室,面积约90平方米,预售价为每平方米3200元。孙实友说,当时交付购房定金7万元,此后又交付购房预付款5万元。

2011年8月25日,安庆市建经房地产开发公司向陆腊锁发了律师函,同时通过登报声明来向社会澄清,强调陆腊锁非法销售与建经公司无关,纯属个人行为。

自己定购的房屋被陆腊锁一房二卖了,孙实友找安庆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发现其早已被注销;找安庆市建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告知陆腊锁系非法销售;找到了陆腊锁,却又要不回购房款。

记者调查:或与非法销售房屋有关

定房协议成一纸空文,孙实友始终弄不明白的是,舒福苑项目在未办理报建手续的情况下,是如何在监管部门眼皮底下建起来的?如果说陆腊锁系非法销售,为何能逍遥法外?(来源:中安在线)

2009年,怀宁县的孙实友与安庆市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签订了《定购房屋协议》,约定购买安庆开发区绿叶小区舒福苑5号楼401室。但是去年孙实友却发现,他所定购的这套住房被安庆市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负责人陆腊锁卖给了陈庆汉。

无独有偶。近日,绿叶小区舒福苑项目的部分购房户发现,当初定购的房子要么被撬开门住了人,要么一房卖两人。

部门回应:购房户可通过诉讼维权

无独有偶。2009年9月30日,甘爱松与安庆市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的陆腊锁签订了《定购房屋协议》,定购了舒福苑5号楼2层约112平方米的住房一套,预售价为每平方米3000元。前三笔共计14万元购房款交给安庆市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第四笔购房款按陆腊锁要求交给了安庆伟成房产地开发公司。甘爱松说,2014年8月19日,管理舒福苑小区的安庆伟艺物业公司打来电话让她交2750元的天然气开户费。先后5次交了222750元购房款,房子钥匙拿到了,可没想到房屋门锁被撬了,定购的房子也住进了别人。甘爱松说,一直到现在她都没能住进定购的房子。

据了解,2004年3月29日,建经公司将该地块6栋房屋交给了建经公司舒福苑项目部开发。项目部由吴玉涛、陆腊锁等人组成。根据协议,舒福苑项目部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投资及商品房销售款等所有资金往来,都必须通过专户,由安庆市建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施监控。

交钱后,孙实友迟迟等不来交房,2015年初,他发现舒福苑5号楼401室的房门钥匙已被一个叫陈庆汉的购房户拿走了。孙实友后来通过与陈庆汉联系,获知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在2009年11月18日将舒福苑5号楼401室卖给陈庆汉了。

孙实友等当初定房的舒福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呢?据安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建设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2000年7月29日,安庆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土规划建设局将天柱山路南17641平方米的居住用地协议出让给安庆市诚信房地产开发公司,后来转给了安庆市建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2015年8月,甘爱松、孙实友等购房户以陆腊锁涉嫌合同诈骗为由,到安庆市公安局菱北分局报警。安庆市公安局菱北分局不予立案,办案民警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初步调查发现,陆腊锁出售房屋所得主要用于了舒福苑项目建设。在这种情况下,孙实友想通过信访途径解决,但被告知经济纠纷应该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孙实友又到安庆市宜秀区法院起诉安庆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与陆腊锁,然而安庆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区分公司早已被注销。

购房遭遇:定购住房里住着陌生人

要不到房,也没人退钱。孙实友说,由于定房协议成了一纸空文,最近想通过联名维权的购房人有30多位。

袁开移说,对于建经公司的一系列举动,陆腊锁却置若罔闻,2013年,陆腊锁还以安庆伟成房地产开发公司名义与陈庆林先后两次签订定购房屋协议。

对此,安庆市建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袁开移说,这个本来由诚信开发公司开发的拆迁还房开发项目,在其开发了部分房屋后,剩余部分由当地舒巷社区新屋组的陆腊锁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