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生物演化的神秘历史进程

2017-05-10 03:26

研究团队发现,家养牦牛的基因组中表现出了遗传选择的迹象:大约有200个基因受到了人为的驯化选择,这些选择可能影响到了动物的行为,尤其是温顺性。而这种驯化基因与狗等其他驯化动物中发现的基因也十分相似。

科技日报北京12月25日电(记者张梦然)英国《自然—通讯》杂志23日在线发表的一篇遗传学论文称,中国、英国及荷兰的研究团队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和比较,揭示了7300年前青藏高原上的野生牦牛是如何被驯化的。该研究同时显示出这种驯化与高原地区人口扩张密切相关。

青藏高原上生活着超过1400万头家养牦牛,它们给在此居住的人们提供食物、皮毛与交通工具。牦牛驯化是早期人类占领高海拔地区的一个重要事件,但这一驯化的确切时间长期存在争议,其与牦牛基因发生变化的关系也不为人知。

论文作者表示,这项遗传学研究显示出动物驯化的时间与人类过去在该地区的定居扩张时间相重合。

基因作为支持生命基本构造和性能、储存生命全部信息的载体,具有两个特点:一是忠实地复制自己,以保持生物的基本特征;二是在繁衍后代上,能够产生“突变”和变异,折射了环境与遗传的互相依赖、互相作用的生理过程。这种独一无二的“本事”允许科学家将其作为探针,探访生物演化的神秘历史进程。比较野生和家养牦牛的基因组遗传变异图谱并推断驯化过程,正是一种“基因的正确打开方式”。

此次,通过测序并且比较中国26个地区野牦牛和家养牦牛的全基因组遗传变异图谱,中国兰州大学刘建全和他的团队,以及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荷兰乌得勒支大学的研究人员分析认为,在7300年前新石器早期的青藏高原,人们就已驯化了野生牦牛,而驯化数量则在3600年前增长了约6倍。该项研究还估算出,牦牛种群大量增加和全新世晚期人类群体在此地理区域的扩散是同时发生的。

过去曾有历史和考古证据显示,青藏高原驯化牦牛的时间可能在大约4500年前,但这次最新研究表明,野牦牛的驯化时间要比原先估计的早很多。